洋务运动与明治维新

洋务运动与明治维新似乎是比较相似的改革,为何中国失败了日本成功了?

这是2017年春或者2016年冬我写的总结,今日整理如下。

致谢:klaus彼时的资料查询

发起人

  • 洋务运动

    洋务运动的发起人是部分地方官吏。此次运动无中央政府的强力支持,且有来自其他官员的阻力。

    彼时中国的官员并无“国家”的概念,更多的是一种封疆大吏的僵化思想,认为各个行政区间各不相干。

  • 明治维新

    明治维新的发起人是日本权利核心。此次运动得到了日本中央政权的强力支持。这种强力支持在岩仓使节团的人选中有体现。

  • 为何

    • 日本

      • 此时下层武士刚刚推翻幕府,天皇刚掌权。
      • 天皇需要一场改革来清理内部
      • 此时日本属于封建主义,推行革命算是革手下的命
      • 一部分被称为“兰学家”的日本高级知识分子致力于西方文化(任何国家)的传播。热衷翻译书籍传播知识。
    • 中国

      • 此时中国属于中央集权,若是改革多半要革掉一部分皇帝自己的命
      • 政府对平民提防不减,领导者希望民众愚昧。
      • 长年信奉儒家文化
      • “天朝上国”概念深入彼时人心,高级知识分子故步自封。这些知识分子对社会风气与掌权者观念有重要的影响。

中国文化是中国发源的。出于盛行的“面子”文化以及深植人心的传统观念,清朝学者难以直接说【放弃】

日本在古代受到过中国文化的灌输,但这是外来的,说它不好、不完善是有挡箭牌的。或者当时的日本人根本不在乎这些?我不清楚中国的“面子”这东西在日本有没有传播。

指导思想

  • 洋务运动

    • 运动的受众

      这场运动只是几个官员自己玩,人民参与度不高。彼时的中国官员,中国政府似乎从未在意过基层人民。这或许是长年儒家文化熏陶的结果,也可能是长期愚民政策实施的必然后果。这场运动中,或许有人目的单纯,不过还可以说它是部分政府官员为获得更多政治资本而发起的革新,既得利益者太多。

      按中国的传统文化,一切不属于彼时中国政府推行的学术都是”奇技淫巧“。知识分子对”奇技淫巧“不感兴趣;非知识分子对一切知识都不感兴趣。此时懂外语的大多是商人,但商人大多只懂贸易时的外语,对兰学家的工作——”翻译书籍“毫不感兴趣。

      换句话说,我认为这场运动中,发起人并不关心中国文明是否进步。只关心中国能否“造出一些东西”。

     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:李鸿章派遣的留洋学生,虽未直接帮到当时的中国,但对中国后来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。

    • 直接指导思想

      “中学为本,西学为用”——只动皮毛,不动筋骨。只引进机器,不引进技术。只引进懂技术的人,不引进技术本身。彼时的做法:直接购买国外产品、请外国人来华办厂。

      仔细说来还是那句话:只关心能不能“造出东西”,不关心中国科技的进步。或者彼时的发起者们惧怕中国人民的知识水平的进步?

  • 明治维新

    • 运动的受众

      有兰学家的存在,大量外文书籍被翻译。明治维新时,日本全国大办西学。

      领导明治维新的大多是年轻有志的青年。

    • 直接指导思想

      日本看得见并且愿意指出自己的弱点。愿意进行”内外皆新“的改革。

  • 对比

    • 中国
      • 只有资本引进,无知识引进
      • 只动皮毛,不动筋骨
    • 日本
      • 引进知识,引进文化
      • 内外皆新

国际形势

清朝时的国际形势不允许一个强大的中国存在。

与之对比,英国需要一条足够强壮但能够被拴住的恶犬——日本本国内匮乏的资源就是英国人的链子。此处在辽东半岛的马关条约中有体现。

在经济上,工业化需要大量的启动资金与原材料。中国的改革开放算是全国众筹,彼时的日本则只能依靠英国的借款。

“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-傲慢才是”——《三体》

”歌者眼里地球文明几个世纪的全貌,是地球毁灭的原因。前面部分以弱小和无知为主,无法避免,后面部分,当蝗虫发现自己不是受神宠爱的种族,却依然自己说服自己、自己催眠自己、自己感动自己,这就不能全怪弱小和无知,而应该怪傲慢了。“——《三体》评论

爱并不是什么复杂的东西,也并不”崇高“。不基于逻辑而基于如此虚浮的东西做判断便是取死之道。清朝时的”天朝上国“也是同样。或许彼时有无法做出正确选择的理由,不过作为皇帝在此背景下丝毫作为也无,那也是把脖子伸进了套索。——某痛恨程心的《三体》读者的评论